k8凯发,k8凯发官网

信息资讯

News & Information

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利大于弊,不能简单得出被”收割“结论

来源:第一财经 时间:2024-05-23 分享:

我们的一些自媒体认为,日本汇率属于美国菜单上的一道小菜,说美国在收割日本。他们认为日元汇率在过山车般地剧烈变动,继续贬值会成为大概率的事。

说是“收割”,但目前还没有找到美国借机并购日本企业的具体事例,也拿不出日本企业受日元贬值的影响而发生订单不足、倒产等现象作佐证。

日本政局确实不稳,但和汇率、经济无关,主要是岸田文雄政权太过无能,早已失去了民心的支持。

日本不是今天的越南、埃及,更不是1998年的韩国、泰国。想收割日本并非易事,反而是日本跨国大企业在这轮日元贬值中赚得盆满钵满。

日本因二三十年来物价下滑、员工工资长期不能提升而出现了投资疲软现象,现在终于迎来了转机。日元汇率雨疏风骤,让日本经济绿肥红瘦,简单地用“收割”一词来描述日本经济,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。

一个国家汇率的贬值,特别是比较快速的贬值,绝对是该国经济发展疲软的结果。好几位日本的经济评论家对笔者说:“日元贬值是日本经济长期失落的最直接的表现。”

不过,这里的失落并不代表被“收割”。

另一方面,如果日元不贬值,日本也确实难以走出长期失落的困境。在这轮日元贬值过程中,日本舆论总体对贬值持中立态度,顶多有一些维持汇率稳定的呼声。

换句话说,今天的日本舆论是认可日元贬值的,一定程度上是容忍日元继续下调的。

我们这里不准备对日元贬值与日本经济的关系做太多的分析,仅从企业的角度,对到目前为止的日元汇率影响做一些归纳,并对日元走势做简单的预测,为客观、冷静地分析日元汇率、日本企业、日本经济提供一点参考。

因贬值而改变日本宏观经济

我们看一下日元汇率从2010年到2024年的变化情况。

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、东京电力公司发生福岛核电站事故后,大量资金需要从国外回到日本,出现了空前的日元升值现象,2011年甚至出现了1美元兑换75日元的情况。

重大的自然灾害加上人为造成的核电事故,不可能让日本经济走向繁荣昌盛。很快,日本汇率一路走低,2015年跌到了130日元阶段,之后稳定在120日元上下,2022年再度下滑,2024年4月29日,1美元已经能够兑换160日元。

经日本政府干预后,日元再度走高,5月2日升到了151日元,5月20日再度回落到了155日元。

5月前后,日本政府两次干预了汇率市场。从日本媒体报道看,第一次为4月29日。

这天,日元汇率下滑到了34年前的水平,为1美元兑换160日元。日本政府选择只做不说的方式,拿出5万亿日元(约320亿美元)干预外汇市场后,迅速将汇率打回了153日元。

5月2日,再度使用3万亿日元(约192亿美元),将汇率打压在了151日元上。

在汇率极度动摇的时候,国家有权力干涉,但干涉并非无限制、无条件,半年内最多只能干涉3次。

日本在五月连休前后,紧锣密鼓地用8万亿日元以上的规模干预外汇市。萌毡窘窈蟀肽昴芏玫幕嶂皇O乱淮,更重要的是,日元汇率的下调并未因国家的干涉而改变。

从银行、证券方面的日方专家发言看,日本经济界对2024年日元汇率的风险预测值在160~185日元之间。日元升值的可能性要低于贬值的可能性。

日本银行总裁植田和男一直认为,日元贬值并未动摇日本物价,通胀率维持在2%左右,与国家设定的通胀率基本吻合,这个时候可以静观汇率的变动。

5月7日,岸田文雄首相与植田有个单独面谈的时间,大概是受到了岸田的影响,从这个时候植田开始“重视”汇率问题,说:“(我和首相会面)确认了对于最近的日元贬值,日本央行在政策运营方面要有十分重视的态度。”

日本央行不怕日元贬值的另一个理由是手头握有200万亿日元(约12850亿美元)的美国国债及现金(外汇储备),其中国债约占了77%,现金大约占比为12%。

直接使用美元现金,或者卖掉一部分美国国债购买日元,在日元升值时保有美元现金或者国债,到了日元贬值时将美元现金或者国债用来买入日元,这一进一出,让日本政府获益颇多。

从日本国会政治家的讨论内容看,进进出出至少数万亿日元的盈利转到了政府手中。执政的自民党中,一些议员希望用这个利润扩充军备,在野党希望用来改善民生。这和现在的越南、1998年的韩国大为不同。

今天越南总外汇储备不到1000亿美元,干预外汇市场的资金有限。1998年韩国外汇储备仅仅为500亿美元多一点,根本不能抵挡外汇市场的风险。

本次美元升值,美国之外的大部分国家货币贬值时,越南、埃及等GDP规模较小的国家,出现了极为艰难的局面。

越南、埃及的货币贬值后,造成外资撤退、股市崩塌、银行面临破产等一系列经济困局,但这样的困局并未出现在日本。相反,在这轮日元汇率下调的过程中,外资进军日本市。也⒎遣⒐喝掌,而是对日企大规模投资。

日本股市出现了少有的热烈景象。过去六个月,日经平均股价从2023年12月4日的32164日元,提升到2024年4月3日的40937日元后,现在维持在5月20日的39346日元上。不谈4月3日的最高点,便是5月20日的股市也比半年前高出了20%以上。

日元贬值后,按说是进军日本房地产市场、招募日本顶级技术人才的最佳时刻,但看不到美国等企业对日企的并购,我国一些有钱人去日本买的房地产,在这轮日元贬值中亏损不小。

日本的尖端技术人才,几乎没有出现跳槽到其他国家企业去的情况。厚生劳动省在1月26日公布的2024年3月毕业的大学生中,有86.0%的人已经找到了工作。考虑到有不少人需要升入硕士课程、去留学,大学毕业生就职基本不成问题,不少企业负责招聘的人员对笔者说,人手不足,很让人头疼。

越南、埃及及过去韩国、泰国的例子不能拿来单纯和日本作对比,不能简单得出日本被收割的结论。

这轮日元贬值时,日本央行迟迟不动,两次干预只做不说,股市未与汇市走向相反,宏观经济向好,这些需要我们认真去分析。同时,微观经济的变化,也值得我们去关注。

车企、商社、银行同时进入最佳经营状况

在微观经济层面,日本车企、商社、银行等大企业进入了空前的盈利阶段,这得利于日元贬值。

日元汇率走低后,自2020年开始,日本上市企业的纯利润便开始上升,汇率平稳的时候,盈利能力也持平,汇率越低,纯利润越高。

从日本媒体的报道看,制造业受日元贬值的影响,整体增加了24.2%的纯利润,其中运输用机器(汽车)的纯利润比上一年度增加了82.7%,服装等纤维制品增加50.2%,纸浆·造纸增加49.3%,石油及煤炭制品增加35.5%,有色金属减少了16.5%,金属制品减少48.5%。

制造业中行业不同,受到的影响不尽一致,靠进口原料来维持的有色金属及金属制品,蒙受的亏损较大。

非制造业的情况大体相同,整体实现了3.8%的增效增益,其中电力燃气从赤字转为盈余,空运增加利润101.3%,道路运输增加了43.4%,水产及农林业增加了34.6%,但服务业减少15.3%,海运也减少75.2%。

服务业的对象主要是日本国内客户,工资提升后,赚钱能力迅速下滑;海运则是因为国际贸易等减少,出现了较大的亏损。

我们再来看几个具体例子。

汽车方面,5月9日,丰田发表了到2024年3月31日为止的2023年财报。该公司销售额为45万亿日元(约2900亿美元),纯利4.9万亿日元(约310亿美元)。

日元贬值对丰田效益的影响是,让企业意外获得了6850亿日元(约44亿美元)的效益。加上丰田在2023年度提升了销售价格,结果和上个年度比,丰田一年就多收了30079亿日元,盈利实现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化。

如今,丰田的混合动力车依旧卖得如火如荼,该公司给出的2024年度盈利为53529亿日元,跃上5万亿高峰。其设定的汇率为145日元,但目前为155日元,到2025年3月底,按日本经济评论家的预测,大致能下滑到170日元左右,真的下滑到这个程度,丰田因外汇下调而额外获得的收入,将比2023年度更多。

当然,一向在企业盈利能力上只做保守预测的丰田,给出的到2025年3月底的预估值为:销售46万亿日元(增2.0%),营业利润4.3万亿日元(减19.7%),纯利润3.57万亿日元(减27.8%)。最终结果如何,需要到2025年5月再回过头来看丰田的生产、销售及盈利情况。

从事综合贸易及投资的日本商事企业,在日元贬值过程中也获益丰厚。三菱商事、三井物产、伊藤忠商事、住友商事及丸红五家大商事企业,2023年度均获得较高利润,三井物产连续两年纯利超过了1万亿日元,三菱及伊藤忠则向1万亿日元冲锋。

本币贬值往往会带来贸易量减少、贸易额下滑及贸易企业效益下调,但我们在日本五大商社这里未发现相关的情况,反而是从2021年开始盈利能力不断上升,2024年、2025年还能维持现有的盈利能力。

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在于,商社能够在国外赚钱,赚取的美元在日元贬值过程中,让企业获得了更多、更大的效益。

最后我们来看看银行的情况。日本最大的三大银行集团分别为三菱日联、三井住友及瑞穗。银行与商社的纯利曲线走向在时间上基本一致:从2021年开始提升,三大银行进入到了3万亿日元的纯利阶段,2024年度及2025年度依旧会保持提升的态势。

走出零利率后,银行有了赚取利润的机会,国外的经营也让银行获利良多。今年,日本企业开始向半导体、电池、IT等领域投资,银行获利的机会更多,今后经营能力将更加稳固。

日元贬值并非只有汽车、商社、银行赚得盆满钵满的一面,贬值后必定让进口产品价格提升,尤其是食品、水电费用的提升,如果不能通过涨薪的方式覆盖相关费用的话,民众的日子自然不好过。

日本媒体绝少报道有色金属、金属加工及服务业、海运行业的不景气,更愿意将经济上的负面因素和中国联系起来,将这些本来和中国没有什么关系的负面消息归结为中国风险。

我们国内的一些自媒体,看到日元贬值就谈美国收割日本,日本媒体则只要是负面消息,便牵强附会和中国联系在一起,两者均失去了冷静、客观、全面报道的最基本的新闻理念。

总的来说,目前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利大于弊,日本舆论在呼吁汇市的稳定,并未拿出多少精力去反击日元贬值,更无美国借日元贬值而收割日本的说法。在利大于弊的前提下,容忍一定程度的再贬值,该是日本舆论的主流,今后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。

声明:本文所用素材来源于网络,如涉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

k8凯发,k8凯发官网